嘎嘣嘎嘣

有没有人和我玩啦?!!!

「老妈子向」一天的开始

x第二人称,第二人称,第二人称)三遍瞩目
x就算硬要说是乙女向恐怕也不行吧?
x应基友的要求而写的「肉」的前篇(其实车还没开,很遗憾)
x就是个xjblx的日常小甜饼(特别短?)
x私设很多(?)
x像私心打鹤丸国永x你tag

请随意地瞄几眼↓这种东西之前看看上面的提醒吧?



你是伴着清晨时的清脆甜美的鸟鸣声而起的,阳光透过纸质的帘幕进来,映在了你的脸上。

今天是个好天气,由你的灵力而被构筑成的日式的本丸中略有些虚幻的不大真切的蓝天和温暖的阳光也是如此和你说的。可是,你却并不是因为这在你居住的国家很难得的好天气而感到高兴的。白色头发的小孩还在你的被窝里睡得正香,他的头发,皮肤,睫毛,还是身上所穿的应该被称作「里衣」的衣物都是白色的,乍一看近乎于雪一样的颜色。你能确定的是这个孩子是响应你的灵力而来的,产自于你父亲出生的国度中可以称为珍宝的刀剑中的「付丧神」。但有些意外的是,这次由你亲自召唤出来的,名叫「鹤丸国永」的付丧神却以不同于寻常刀剑男士成年的,近乎于短刀外表年龄的存在出现在你的面前。

“身体尚属孱弱,灵魂还未开导,思维混沌。这样的孩子,真的能够担负起战士的责任吗?”你坐在床上,看着呼吸声小小的,脸蛋因为熟睡而变得红扑扑的付丧神想到。“他还那么弱小,他的双手看上去比我还要小,根本无法握起武器。他的四肢是这样的纤细,真的能抵抗那些穷凶极恶的敌军吗?”你曾经听说过那些敌军的凶恶,从你的朋友那里。如果真的说起来,要不是因为你的朋友,你也不会成为一名审神者,去保护一个大洋彼岸的,极东的国家过去的历史。

你的朋友时常抱怨到,说那些敌军总是让她的付丧神们受伤,她很是心疼之类的话语。即便身体中的灵力可以修复他们,可是在战斗时身体上留下的伤却是真的,疼痛也是真的。她,你的朋友略带着些许恼怒地喝了口茶,后来又被烫得吐舌头。
“他们总会对我说他们不疼,哼!”朋友在缓过劲后对来做客的你说,“一个个都是大骗子!气死人了!”

“那么他以后也会受伤吗?”你注视着他,略微有些担忧。鹤丸似乎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似得,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又换了一个姿势,让他自己能睡得更舒服些。值得可惜的是,那头白色的,凌乱的头发,似乎变得更乱了。

“啊,还是个孩子呐。”你不禁失笑。

但是这个孩子,或者说鹤丸貌似对你有种莫名的执念。他好像很喜欢你,很亲近你的模样,每天晚上都会按时的,抱着自己的枕头出现在你的房间里。姑且不管他是如何,以怎样的方式来到审神者的寝具,如果一开始看到有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人」的被子里面,「人」也会受到惊吓吧?你也是这样的,突然在夜里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开始思考像「本丸这种地方也会有老鼠吗?」这样的问题,却意外发现是鹤丸的身影。
「请回去休息吧。」你是这样说的,尝试着学着像华族一样的说话,但是初次来到本丸的你其实日语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就算父亲是极东的国家中的人,可你却从小一直生活在欧洲。
「想要在这里,」鹤丸这样子偏执地说了很多次「想要在这里。」「想要陪伴着大人。」之类的话。尽管你多次的明里暗里的拒绝了他的失礼的请求,他却却始终不肯离去。
「拜托您了。」他有点哀求地说到,孩子的声音是软糯的,这样子的哀求你,而你就心软了。

「睡吧。」
「晚安,大人。」
……

一开始你是不适应的,不过在时间的推移之下,在掉了叶子的树有重新长出绿叶的,鲜嫩的芽的时候,久而久之地,你已经习惯了这位特殊的付丧神的出现。“因为是孩子呀!”你这样对自己说到,“如果是孩子的话,就要去保护他们。”

现在已是夏季,你已经闻到了花朵盛开时甜美的味道。
很快,就要部署今天的出战计划了吧?也许包丁会想着又要吃什么好吃的,应季的糕点而去央求他的哥哥和弟弟了吧?
今天,是你就任的半年整了。
鹤丸还在睡觉,半年的时间内,慢慢地去训练他,看着他长大,是种很奇妙的经历吧?
你想到这里,不禁失笑。

「早安呐,大将。」
「早安。」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