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嘣嘎嘣

有没有人和我玩啦?!!!

「老妈子向」一天的开始

x第二人称,第二人称,第二人称)三遍瞩目
x就算硬要说是乙女向恐怕也不行吧?
x应基友的要求而写的「肉」的前篇(其实车还没开,很遗憾)
x就是个xjblx的日常小甜饼(特别短?)
x私设很多(?)
x像私心打鹤丸国永x你tag

请随意地瞄几眼↓这种东西之前看看上面的提醒吧?



你是伴着清晨时的清脆甜美的鸟鸣声而起的,阳光透过纸质的帘幕进来,映在了你的脸上。

今天是个好天气,由你的灵力而被构筑成的日式的本丸中略有些虚幻的不大真切的蓝天和温暖的阳光也是如此和你说的。可是,你却并不是因为这在你居住的国家很难得的好天气而感到高兴的。白色头发的小孩还在你的被窝里睡得正香,他的头发,皮肤,睫毛,还是身上所穿的应该被称作「里衣」的衣物都是白色的,乍一看近乎于雪一样的颜色。你能确定的是这个孩子是响应你的灵力而来的,产自于你父亲出生的国度中可以称为珍宝的刀剑中的「付丧神」。但有些意外的是,这次由你亲自召唤出来的,名叫「鹤丸国永」的付丧神却以不同于寻常刀剑男士成年的,近乎于短刀外表年龄的存在出现在你的面前。

“身体尚属孱弱,灵魂还未开导,思维混沌。这样的孩子,真的能够担负起战士的责任吗?”你坐在床上,看着呼吸声小小的,脸蛋因为熟睡而变得红扑扑的付丧神想到。“他还那么弱小,他的双手看上去比我还要小,根本无法握起武器。他的四肢是这样的纤细,真的能抵抗那些穷凶极恶的敌军吗?”你曾经听说过那些敌军的凶恶,从你的朋友那里。如果真的说起来,要不是因为你的朋友,你也不会成为一名审神者,去保护一个大洋彼岸的,极东的国家过去的历史。

你的朋友时常抱怨到,说那些敌军总是让她的付丧神们受伤,她很是心疼之类的话语。即便身体中的灵力可以修复他们,可是在战斗时身体上留下的伤却是真的,疼痛也是真的。她,你的朋友略带着些许恼怒地喝了口茶,后来又被烫得吐舌头。
“他们总会对我说他们不疼,哼!”朋友在缓过劲后对来做客的你说,“一个个都是大骗子!气死人了!”

“那么他以后也会受伤吗?”你注视着他,略微有些担忧。鹤丸似乎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似得,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又换了一个姿势,让他自己能睡得更舒服些。值得可惜的是,那头白色的,凌乱的头发,似乎变得更乱了。

“啊,还是个孩子呐。”你不禁失笑。

但是这个孩子,或者说鹤丸貌似对你有种莫名的执念。他好像很喜欢你,很亲近你的模样,每天晚上都会按时的,抱着自己的枕头出现在你的房间里。姑且不管他是如何,以怎样的方式来到审神者的寝具,如果一开始看到有个陌生人突然出现在「人」的被子里面,「人」也会受到惊吓吧?你也是这样的,突然在夜里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开始思考像「本丸这种地方也会有老鼠吗?」这样的问题,却意外发现是鹤丸的身影。
「请回去休息吧。」你是这样说的,尝试着学着像华族一样的说话,但是初次来到本丸的你其实日语也不是很好的样子,就算父亲是极东的国家中的人,可你却从小一直生活在欧洲。
「想要在这里,」鹤丸这样子偏执地说了很多次「想要在这里。」「想要陪伴着大人。」之类的话。尽管你多次的明里暗里的拒绝了他的失礼的请求,他却却始终不肯离去。
「拜托您了。」他有点哀求地说到,孩子的声音是软糯的,这样子的哀求你,而你就心软了。

「睡吧。」
「晚安,大人。」
……

一开始你是不适应的,不过在时间的推移之下,在掉了叶子的树有重新长出绿叶的,鲜嫩的芽的时候,久而久之地,你已经习惯了这位特殊的付丧神的出现。“因为是孩子呀!”你这样对自己说到,“如果是孩子的话,就要去保护他们。”

现在已是夏季,你已经闻到了花朵盛开时甜美的味道。
很快,就要部署今天的出战计划了吧?也许包丁会想着又要吃什么好吃的,应季的糕点而去央求他的哥哥和弟弟了吧?
今天,是你就任的半年整了。
鹤丸还在睡觉,半年的时间内,慢慢地去训练他,看着他长大,是种很奇妙的经历吧?
你想到这里,不禁失笑。

「早安呐,大将。」
「早安。」

新年

ooc有x
想吃柱扉,无论是悲剧也好还是大团圆x
扉→柱(已逝)←斑
超超超私心的柱扉tag








新年快到了,木叶这个新建成的忍者村里的人也理所当然地开始为新年的到来,以及对未来的美好的生活的盼望而开始布置装饰这个初生的村落。所有的人脸上都挂满了象征「幸福」的表情,也都穿上了对于平民来说可以算的上颜色鲜亮的新衣。

当然,如果真的要认真地说起的话,千手一族的火影——名叫千手扉间的男人似乎从一开始就早就被排出了能够感到快乐的人群之中。因为临近新年的缘故,火影桌案上的各类通报,要批阅的文件——诸如某某家狗跑到别人家的地盘上的投诉,能不能在村子里加上这样或那样的饰品——也是以近乎平方的数量不停地增长。

这也着实是令人恼怒却又毫无办法的。文件总归是在那里的,如果千手扉间不去批阅的话,那么通报则不减则涨。可若说真的要去完成那些多余而而又看上去没有必要的文件,时间就会被消耗的一丁点都不剩。

在如此的情况下,时间流逝的极快,转眼就到了傍晚。是夕阳快要落下,天边已染上了艳丽极的色彩的时间,火影办公室里已经开始点上了油灯。千手扉间头一次感受到了查阅审批的痛苦,就连本该是被锻炼的好好的手臂,也酸痛到几乎无法抬起的地步。

他抬起头,试着伸个懒腰。却看见映入视网膜的一团乌黑的人形。是个男人,面色极为阴沉而又不讨人欢喜的表情。
「宇智波……斑?等等,你怎么在这?!」
「哦——」那个男人到了新年的时候也是一身黑,似乎没被新年喜悦的气氛感染到一丝一毫,露出的表情也是极其凶悍的。「喝酒吗?」他拖长了声调,说明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宇智波斑是以一直居高临下的视角看着坐在椅子的千手扉间,眉眼间尽是不耐烦。
也无惑乎如此,毕竟他看的是杀弟仇人。
「喝酒?」
「新年快到了。」斑用套了黑手套的手敲了敲桌面,发出凌冽的声响。
「是这样……吗。」

等到两个人坐在悬崖边上开始喝酒时,天色早已转黑了。悬崖下的小小村庄早已点亮了灯火,从千手扉间二人的角度看上去也是着为亮眼的。
「现在的情形可真是奇怪。我竟然与我的仇人坐在一块喝酒。」
「对,我杀了你的弟弟,可与此同时你也杀了我仅有的哥哥。」
「可这不一样。」
「又有什么不一样的?距离你弟弟死亡已经过了二十多年,距我大哥死亡也过了很多年了。」
「真好奇柱间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斑讽刺道。
「就像你被你族群落里的人所厌恶恐惧一般。」
「人向往和平……我和柱间曾经有着相同的理想。」斑眯了眯眼睛,似乎回想起自己的童年与柱间在一起的时光。
「可忍者却一直是那些权贵手中不得不向前挥去的利刃。」扉间说道,「我现在只是遵从大哥的遗愿行事。」
「千手扉间,你真的没有私心吗?」斑嗤笑道。
「……我不清楚,但我想为这个村里,」扉间低头看了看从原定的计划规模逐渐扩大的村庄,嘴角罕见地勾出一丝笑容,「我已经打定主意要为这个「孩子」奉献出自己的一生。」
「呵,圣人之心,你倒是好心。」这时的斑脸上已满是酡红,他看着千手扉间的脸,也似乎多出了重影,而眼中所有的景象都化作一个个柱间,有的是笑着看着斑,有的则是一脸严肃……

这两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陈年往事,讽刺着对方的弱点。
月亮愈发的变得明亮,酒是越喝越高兴的东西,也是麻药,毒药之属。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都醉得一塌糊涂。

「和树的孩子快要出世了,你要去看——斑?」千手扉间又咽下了一口酒水,喉咙间是火辣的热。他刚想说到他大哥的孙子的事情,宇智波斑的手指却顶上了他的嘴唇。
「嘘——看,烟花。」斑的脸上挂着虚幻的笑意,轻声地说到。
烟花炸开了,是好看的,又是虚幻的,挂在夜空中,零星几点的星星就被夺取了光芒。彩色的烟花发出绚烂的光芒,照在了扉间和斑的脸上。
然后消失在广阔无际的空中。



↑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打死啊写的好辣鸡啊什么的tag好难打是打柱斑斑扉柱扉还是打扉间单人tag啊我不管所以扉间中心谁让我是迷妹啊我是不是写的超差啊😢
诸君新年快乐

承太郎可真好看

——千手扉间最后一次看见他的大哥是在战场上
让我想想怎么补脑洞嘻嘻,无论是哪种假设都很令人难受

/私心打个tag

迟来的七夕x   千手姐妹,全世界都性转了
看上去很不耐烦(?)的扉间和由于过七夕所以很欢快的柱间








拍摄者: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宇智波斑小姐

希望早上起来不会有人打我)




还有:1)由于作死私设现代,所以扉间带了chocker(保证里外都是毛绒绒的感觉[严肃脸])




2)其实画得很烂所以土下座




3)扉间的耳朵红了


以上


之后好像没有想说的了

我脑洞是不是没发出来啊啊,没有存档现在死一死还来得及吗?!!

1.以下故事全是虚构,若有雷同真是巧合。
公主吞x巨龙茨
从前有座大江山,大江山上有座城池叫「铁之城」。
那里的百姓生活幸福美满,那座城池的主人英明睿智,而城主的独生女则以美貌闻名。
据传那位公主银白色的长发像丝绸一般柔顺,皮肤像雪一样白,像玉一般通透。「她」的眼睛像宝石一般璀璨……诸如此类的话语一直在百姓中流传。
[虽然不通晓玉石是为何物,丝绸又是什么,但姬君一定是个顶顶好看的人吧?]
那些臣民都那么想。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幸福就好了。

北方的山脉被一条恶龙所占据,它虎视眈眈的注视着这座有精钢铁石铸造的城池。
即便它已多年不见踪影,但还是值得防备的祸患。

有一天城主带着他的亲卫队出了城池探寻巨龙的轨迹,之后那被巨龙所占据的山脉上燃起了大火,将本来就稀疏的树木植被烧得一干二净。
然后,城主就在也没有回来。
[他……城主一定是遭遇了不幸的事……他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公主啊,真是可怜呢。]
那位稚龄的公主却担负起了她父亲的责任,开始掌管这座城池。

那位公主也不知是天赋异禀或是怎的,对于政务倒是应心得手。所有的一切就像城主离开前一般的运转。

……

两年后的某一天,公主突然下定决心想要去寻找巨龙的踪迹,她语气坚定地对着大臣们说到「恶龙是祸患,它迟早有一天会……烧毁这里的。它骨子里刻着对金钱的渴望和破坏的欲望。」

大臣眼中公主的模样和记忆中的城主的样子重叠了一般。想要去劝导的孩子也开始成长了,似乎到了叛逆期一样,一意孤行的公主还是选择去探索恶龙的踪迹。

天降大火

巨龙占领的山脉上又被漆黑的火焰点燃,火焰将本来就嶙峋的山脉染成了人们最不希望看到的颜色。

巨龙发出了哀鸣。


已经过去了很多天了,公主还是没有回来。那座山脉上的火焰快蔓延到了山上。

臣民们开始有了不好的想法。

但很快这个想法就被打破了,因为公主回来了。

公主的长发被火焰烧焦变短,皮肤被烟熏黑,衣服也变得破破烂烂的。可只要公主回来了就好,臣民们想到。

公主还带回来了一个红头发的,笑起来很好看的青年。公主说那是消灭了恶龙的勇者。

不过勇者在对付巨龙的时候手臂断了。

大家对这个消灭了恶龙救回了公主的青年很友好。

最后,在大家的祝福下青年和公主举行了婚礼,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童话书上的故事结束了——

最后公主和青年生下了一个孩子,他的名字叫王浩然)不是


终于补掉了这个故事,如果看着没有结尾的东西发在这里的话心里就会感觉很奇怪。

↑但是好久以前的想法和现在还是有所不同,所以有种很迷的感觉,可能是烂尾加喂shi

本来想的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被流放的酒吞和恶龙茨木之间的故事。

大体来说被判定了1000年的流放期的酒吞必须要在大江山这个地区带领人们发家致富,然后由于某些原因所以要换马甲,历代城主都是酒吞的马甲,而北方的恶龙就是死命要跟着吞吞跑的茨木。

然后城主去巨龙那就可以死遁换马甲,再加上公主那个皮如果过完的话惩罚就没有了,所以就顺理成章的和茨木在一起了。

最后,对分饰了好多角色的酒吞和辛辛苦苦配挚友演戏的茨木致以最高的敬意(鞠躬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