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嘣嘎嘣

有没有人和我玩啦?!!!

新年

ooc有x
想吃柱扉,无论是悲剧也好还是大团圆x
扉→柱(已逝)←斑
超超超私心的柱扉tag








新年快到了,木叶这个新建成的忍者村里的人也理所当然地开始为新年的到来,以及对未来的美好的生活的盼望而开始布置装饰这个初生的村落。所有的人脸上都挂满了象征「幸福」的表情,也都穿上了对于平民来说可以算的上颜色鲜亮的新衣。

当然,如果真的要认真地说起的话,千手一族的火影——名叫千手扉间的男人似乎从一开始就早就被排出了能够感到快乐的人群之中。因为临近新年的缘故,火影桌案上的各类通报,要批阅的文件——诸如某某家狗跑到别人家的地盘上的投诉,能不能在村子里加上这样或那样的饰品——也是以近乎平方的数量不停地增长。

这也着实是令人恼怒却又毫无办法的。文件总归是在那里的,如果千手扉间不去批阅的话,那么通报则不减则涨。可若说真的要去完成那些多余而而又看上去没有必要的文件,时间就会被消耗的一丁点都不剩。

在如此的情况下,时间流逝的极快,转眼就到了傍晚。是夕阳快要落下,天边已染上了艳丽极的色彩的时间,火影办公室里已经开始点上了油灯。千手扉间头一次感受到了查阅审批的痛苦,就连本该是被锻炼的好好的手臂,也酸痛到几乎无法抬起的地步。

他抬起头,试着伸个懒腰。却看见映入视网膜的一团乌黑的人形。是个男人,面色极为阴沉而又不讨人欢喜的表情。
「宇智波……斑?等等,你怎么在这?!」
「哦——」那个男人到了新年的时候也是一身黑,似乎没被新年喜悦的气氛感染到一丝一毫,露出的表情也是极其凶悍的。「喝酒吗?」他拖长了声调,说明了此次前来的目的。
宇智波斑是以一直居高临下的视角看着坐在椅子的千手扉间,眉眼间尽是不耐烦。
也无惑乎如此,毕竟他看的是杀弟仇人。
「喝酒?」
「新年快到了。」斑用套了黑手套的手敲了敲桌面,发出凌冽的声响。
「是这样……吗。」

等到两个人坐在悬崖边上开始喝酒时,天色早已转黑了。悬崖下的小小村庄早已点亮了灯火,从千手扉间二人的角度看上去也是着为亮眼的。
「现在的情形可真是奇怪。我竟然与我的仇人坐在一块喝酒。」
「对,我杀了你的弟弟,可与此同时你也杀了我仅有的哥哥。」
「可这不一样。」
「又有什么不一样的?距离你弟弟死亡已经过了二十多年,距我大哥死亡也过了很多年了。」
「真好奇柱间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弟弟。」斑讽刺道。
「就像你被你族群落里的人所厌恶恐惧一般。」
「人向往和平……我和柱间曾经有着相同的理想。」斑眯了眯眼睛,似乎回想起自己的童年与柱间在一起的时光。
「可忍者却一直是那些权贵手中不得不向前挥去的利刃。」扉间说道,「我现在只是遵从大哥的遗愿行事。」
「千手扉间,你真的没有私心吗?」斑嗤笑道。
「……我不清楚,但我想为这个村里,」扉间低头看了看从原定的计划规模逐渐扩大的村庄,嘴角罕见地勾出一丝笑容,「我已经打定主意要为这个「孩子」奉献出自己的一生。」
「呵,圣人之心,你倒是好心。」这时的斑脸上已满是酡红,他看着千手扉间的脸,也似乎多出了重影,而眼中所有的景象都化作一个个柱间,有的是笑着看着斑,有的则是一脸严肃……

这两个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陈年往事,讽刺着对方的弱点。
月亮愈发的变得明亮,酒是越喝越高兴的东西,也是麻药,毒药之属。千手扉间和宇智波斑都醉得一塌糊涂。

「和树的孩子快要出世了,你要去看——斑?」千手扉间又咽下了一口酒水,喉咙间是火辣的热。他刚想说到他大哥的孙子的事情,宇智波斑的手指却顶上了他的嘴唇。
「嘘——看,烟花。」斑的脸上挂着虚幻的笑意,轻声地说到。
烟花炸开了,是好看的,又是虚幻的,挂在夜空中,零星几点的星星就被夺取了光芒。彩色的烟花发出绚烂的光芒,照在了扉间和斑的脸上。
然后消失在广阔无际的空中。



↑我不知道会不会被别人打死啊写的好辣鸡啊什么的tag好难打是打柱斑斑扉柱扉还是打扉间单人tag啊我不管所以扉间中心谁让我是迷妹啊我是不是写的超差啊😢
诸君新年快乐

评论(5)

热度(33)